跪趴 强迫 哭 H;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

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一章

@@@@

简介;

养气、观气、定气、乘气、修气、问气,风水六大境界!

弱冠之年已渡三载。

解除师门禁忌的秦风,开启了风水之路。

揭秘闻、探古墓、破传闻,断生死、点富贵、改命格!

看秦风解开种种谜团,掀开风水这一传承千古的文化。@@@@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跪趴 强迫 哭 H 第二章

蒋白棉一个人是没法和几十名守卫对峙的,她能做的只有盯着他们,防止有谁找机会从商见曜看不到的地方,爆他的头。

反正,谁敢有异动,她就会用手枪点他的“名”。

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,她脑海念头急转,有了在深渊上方走钢丝的感觉。

也就是一两秒后,蒋白棉笑了起来,带着无奈的口吻,大声说道:

“我这个同伴的脑子一直有问题,长期在看精神方面的医生。

“简单来说就是,他有精神病,是个疯子。

“我们这次到野草城,就是想通过任务攒钱,让他能找更好的医生。

“各位,我不是在开玩笑,他真的敢按下去,不要拿自己的生命来赌一个疯子的胆量。

“疯子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?他连自己都敢杀!”

本来赵正奇等人见商见曜长得眉目周正,年轻也不大,同伴还很漂亮,觉得他应该不是能豁出性命,带着议事厅所有人一起死的狠角色,正考虑要不要施加点压力,让他自乱阵脚,露出破绽,结果却听到了这么一番话。

他们的内心为之一紧,满腹的盘算全部戛然而止。

这不是说他们完全相信了蒋白棉的话,可这种事情怕的就是万一。

万一这真是个神经病,真是个疯子呢?

他不想活,别人还不想死呢!

这时,欧迪克回忆起商见曜的种种表现,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还是开口提醒了一句:

“他脑子真的可能有点问题。

“我们也是第一次合作,之前我就觉得他不正常。”

欧迪克之所以说出这个事实,是因为担心贵族们太过鲁莽,激化了矛盾,导致大家一起被“小蘑菇”送上天。

对于这样的评价,商见曜不仅没有觉得受到侮辱,而且还笑着点头道:

“对,我有医生证明的,等会可以给你们看。”

说话间,他的目光在机械僧侣净念和“高级猎人”欧迪克身上来回移动。

然后,他微笑补充道:

“我知道你们是觉醒者,而这里说不定还有更多。

“但我必须提前告诉你们,我背后的势力很擅长做生物义肢,里面还会有辅助芯片,就算现在范围合适,你们找机会用能力控制了我,我的手指说不定也会自己按下去。”

说着说着,他笑容愈发灿烂,环顾了一圈道:

“我刚才可能是在撒谎,也可能说的是实话,你们可以猜一下是不是真的。”

看到他的笑容,许立言、赵正奇、弗朗西斯科等贵族和他们的保镖竟莫名打了个寒颤,似乎体会到了暗藏的疯狂。

那笑容越是灿烂,他们越是觉得皮下尽是阴影。

净念和欧迪克等人都知道商见曜有很大可能在

文学

撒谎,但他们不敢赌对方一定在撒谎。

尤其机械僧侣净念,是真的有了强烈的危险预感,这让他相信那个疯子是真的敢按下遥控器,引爆所有炸药。

他预备的“六道轮回之畜生道”最终没有使用出来。

就他本人而言,倒也不是太怕这种程度的爆炸,即使机械身体肯定会被摧毁,可只要重重保护下的核心元件还能残存,那过个十天半个月又是一名好僧侣。

而商见曜侧后方的蒋白棉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,在心里“嚯”了一声:

“还学会这一招了……”

商见曜刚才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,哪怕机械僧侣净念有“他心通”,也发现不了问题。

唯一的问题是,他们从这些话里推导出的结果只能是:

商见曜有生物义肢和辅助芯片,可以在被控制的情况下引爆炸药!

而真正有生物义肢和辅助芯片的其实是蒋白棉。

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属于没用觉醒者能力的大范围“推理小丑”。

见在场众人似乎都被震住,机械僧侣净念用电子合成音道:

“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施主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“你猜。”商

文学

见曜一派轻松地笑道。

真的疯子……许立言、赵正奇他们彻底相信了蒋白棉之前的说辞。

这种疯狂劲,这种神经质,演是演不出来的!

这时,蒋白棉咳了一声,不让商见曜继续“挑衅”净念禅师。

要知道,每名机械僧侣都有逆鳞,一旦被触碰到,就会当场发狂。

如果商见曜一言不合,激怒了净念禅师,到时候,他抢先把在场所有贵族都干掉,那就没有人质了!

抢在商见曜说话前,蒋白棉对门外的守卫道:

“第一个要求,把门关上。”

关上了门,外面的守卫就没法确定商见曜的确切位置,也就不敢贸然射击,这会让她的防御压力骤然减轻。

她话音刚落,商见曜看向许立言等人,用鼻音表达了疑惑:

“嗯——?”

许立言吞了口唾液,大声喊道:

“关上!

“把门关上!”

守卫们听从命令,分出几个人,将贵族议事厅的大门缓缓关上了。

商见曜这才举着炸药,提着手枪,一步一步走向长桌。

“坐啊,都坐啊,有事好商量嘛。”他热情地邀请起缩在不同地方的贵族议员们。

行于他侧面,帮他监控着欧迪克、机械僧侣净念和大门处动静的蒋白棉对此只有一个评价:

上头了!

她甚至有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处于短路状态了。

“没,没,没事,你说话,我们听得到。”赵正奇挤出笑容,回应了商见曜的邀请。

许立言趁机说道:

“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。

“想要武器、弹药、粮食、黄金、石油、煤炭、大麻,都没问题!”

他还年轻,才当了几年城主,不想现在就去见列祖列宗。

商见曜慢慢坐到了长桌最下方的椅子上,为难地说道:

“我在想啊,我按下开关后,你们会被炸成多少块。

“坐,都来坐下,不能让别人说我不礼貌,对吧?”

见他坚持,桌底的默里奇不敢再反对,一点点退了出来,起身坐下。

有了他做榜样,赵正奇等人相继走向议事桌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跪趴 强迫 哭 H 第三章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